专题丨感受文学思想的温度

来源:宣传部 浏览次数: 发布时间:2018-12-17 编辑:潘梓萌

■记者组闫连科访谈组王伟访谈组张颖王伟孙晓红

11月12日至22日,第12季秋季“春秋讲座”由中国当代写作研究中心举办。作家阎连科和评论家王皓应邀在学校讲学,为师生们带来了文学盛宴。

阎连科谈文学:小说与六条内脉线

 

阎连科,中国当代作家,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,​​被誉为“荒诞现实主义的荒诞大师”,曾获得卡夫卡文学奖,鲁迅文学奖和老挝文学奖。她文学奖。他的作品包括《日光流年》《受活》。

当60岁的阎连科进入教室时,她手里拿着一副老花镜,头发呈斑驳白色。这是他写作的第40个年头,30年后他再次来到武汉。他开玩笑说:“一所好学校通常有几棵古树,一些老房子和一些老人。今天我见过很多古树和老房子。我们学校真的是一所好学校。”一瞬间,秋季讲座以热烈的掌声拉开序幕。

文学关系的六条内脉线

本课程的主题是分析文学的主流。许多具有大叙事和复杂人物的小说都不易理解,但实际上所有复杂的小说都有内在的规律和语境,即文学关系。 “找到文学的背景就像在东湖扔石头一样。这块石头是所有波浪的核心。”阎连科解释道。

在分析大量中外小说的例子的基础上,阎连科解释了六种文学关系:文学伦理,文学社会关系,社会伦理关系,文学心理关系,作家与文本的关系,以及人与物的关系。

在对文学伦理路线的解释中,阎连科以《红楼梦》《百年孤独》等作为例子绘制了小说的主要家庭关系图,并解释了它们之间的家庭伦理关系。后来,阎连科穿插了雨果,陀思妥耶夫斯基,卡夫卡等作家的作品,解释了其他五个文学关系。

写着19世纪的小说

结合中国现代小说的发展,阎连科说中国小说处于发展的困难阶段,小说的创作并没有引入或创造出更为独特的小说与文学之间的关系。他解释说,卡夫卡的《变形记》无疑是荒谬的,但它在20世纪给西方文学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;《尤利西斯》的诞生表明世界小说开始关注文学心理关系。然而,在中国,没有任何小说能够深刻地构建文学心理关系。

同样,中国小说并没有仔细考虑作家和文本之间的关系,如卡尔维诺的《寒冬夜行人》“十二章构建十二个故事”,杰克伦敦也没有“将自然视为一个成年人”这样,人与事之间的关系就是巧妙的用过的。这些局限性导致了中国小说的发展。

阎连科认为,我们在21世纪写了19世纪的小说:“我们必须把这一页翻过来,因为我们可以写下并写下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卡夫卡。”

找寻小说创作的难度

关于如何减少或避免重复小说创作,阎连科认为“写作应该是困难的,必须重复写作。”毫无困难,没有创造;如果你能找到创作的难度,你就能找到创作的重点。 “去熟悉的生活”没有错。然而,过于傲慢会破坏作家的创造力,从而减少创作的“难度”,并且不容易找到新的主题。

阎连科认为,中国小说之所以没有在新世纪开辟新格局,是因为他们没有把握小说创作的“难点”,也没有突破现有主题的监禁。作家必须突破“熟悉生活”的局限,找到创作的源泉。

王尧谈创作:文化叠加下的反思与转机

图新闻组张家园谢亮摄影

苏伟大学文学院文学评论家,作家,教授王伟在“中国文学传媒奖”,“紫金山文学奖”文学评论奖,散文奖等中获得“文学评论奖”。鲁迅文学奖。文学理论评论奖,作品包括《彼此的历史》《错落的时空》等。

在王皓走进教室后,他指着身后的PPT,笑着说。 “我的普通话不是标准的,所以我更喜欢黑板,但条件不允许我书太多。我害怕测试学生的听力。但是,当地的声音仍然很善良听。”幽默的演讲,现场响起了愉快的笑声。他开始了题为“文化现实中的传统与文学”的演讲。

文化叠加下的和谐与矛盾

王伟首先阐述了什么是“文化叠加”:从新民主的角度看,国家分为三个结构:政治,经济和文化。文化结构具有垂直时间性和横向空间性。从古代到现在,从东到西,它涵盖了极其丰富的内容。

文化的叠加是新旧文化共存和中外文化跨界交流的产物。 “元宵节时,微信的声音得到亲戚朋友的祝福;清明节时,纸币以外币风格焚烧。这是当前文化叠加下的和谐与矛盾。”王伟说。

文化叠加对当代文化有一定的影响。更换时代将影响内在价值体系和文化传统。人们会反思传统是否存在问题。通过儒家思想的曲折,王维总结了中国经学的典范。反传统是新制度诞生的先决条件,但我们不能放弃优秀的传统文化。文化不能被打破。这是连接所有中国人的纽带。 。

创作需要保持自我哲学

谈到当代文学,王伟认为,任何时代的文学都应该有独特的“道”和“气”,即“传统文化”和“文化传统”这两个概念。

在新媒体和网络文学的影响下,纯文学创作者写作的目的和方法尤为重要。每个作家都应该思考如何在新时代保持理性和自我哲学的哲学。

“是否有一个独特的故事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表达;是否有可能以文学的方式促进文化的发展,在托尔斯泰创造一个开创性的写作;它是否可以超越文学的界限,文体显示了文学载体的魅力......只有通过这样做才能从心灵和灵魂中写出不可预测的文化脉搏,“王说。”

文学的影响不可预测

在互动环节中,学生们面临的问题是,他们是否可以从当代优秀作品中看到文化脉搏,文学是否处于病态经济的漩涡中,以及阎连科的观点和评价。

王伟回答说:“文学是包容性的,其影响是不可预测的。我们可以从王小波,贾平凹,陈忠实等作家那里发现文学的各种可能性,也接受阎连科作品中的不同声音。可能是良知社会。“

与大咖面对面

记者组:你最近在看什么小说?

阎连科:最近很喜欢波兰作家小说《简短,但完整的故事》,它是一部小说集,尤其是超现实主义。

记者组:为什么阅读重要?

阎连科:首先,人们总想浪费时间。最好的方法是阅读。它比聊天,喝酒和打麻将更有意义。其次,阅读可以使人们的情商变得更好,人们的心灵也会变得柔和。热爱文学的人内心比较柔软。

记者组:您对年轻人的阅读和写作有何建议?

阎连科:写或不写是不重要的。阅读非常重要。写作没有意义,但生活是富裕,健康和快乐的。你年轻时有一些理想和抱负,但孩子们快乐地坠入爱河并结婚也很重要。

记者组:您认为目前的读者缺乏阅读能力?

阎连科:如果我们能看到更丰富的作品,地平线自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善。我们都说拉美文学的神奇,但《四书》在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,几乎每个人都能理解,我们非常惊讶。目前,我们的阅读经常讨论故事和人物,缺乏艺术和想象力。

记者组:你能谈谈什么是文学批评?

王维:文学批评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,既有对文学作品文本的解释,也有对文学现象的研究。你必须对文学思想和文学文本作出价值判断,同时包括批评的概念,也要有责任和责任,指出作者实际文本的问题,以及这些思想与文本的关系。和现实和历史。要在读者和作者之间的沟通中发挥作用,告诉读者什么是好作品。

记者组:现在很多年轻人很少看书,更不用说文学批评了。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?

王伟:“经典很少。”最后,这是精神生活的危机。它有两个问题:一方面是今天的物化和欲望,另一方面是文学的考验。——你如何介入读者和普通人的精神生活。文学批评应该推荐每个人阅读经典,然后通过批评形成新的经典进入我们的精神生活。

记者组:您如何看待文学批评应该进入公众视野?

王伟:新媒体的作用非常大。以前的文学批评更专业,文学也很小。今天,您可以在线查看各种评论,包括在线文学。它比我们讲的纯文学更生动,观众非常广泛。我们对纯文学的文学批评也需要拓展自己的空间,寻找新的平台和形式。

记者组:作为老师,你最想教什么学生?

王伟:除了理想,抱负和敬业精神外,做一个好人是一个基本要求。学生应该学会生活,谈论爱情,结婚,阅读就是要释放人们的活力,让人们生活更有意义。我们的教育不是为了让人们变得无味,而是为了让人们感到有趣。

你说我说

这个社会确实有各种精彩的故事材料,但正如阎连科所说,我们只有一个故事,很少能真正把它变成一部作品。阅读碎片使这些好故事被微博热门搜索和公众号码消化,成为一些噱头和博主的文章。

TR

——人文学院胡彩霞本科生

TR

11月18日,整天都有小雨。余家山文学论坛的现场依然热情高涨。我第一次参加了这样一个论坛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论坛中的“冲突”,不同观点的碰撞和尖锐的辩论。两个都让我感到震惊。我不禁想起方方的话,“我们不必迎合任何人,我们都是独立的人。”对文学没有标准答案,思想的火花在辩论中消失了。

TR

——本科​​新闻学院马玉英

TR

从主题选择到解释,讲座非常吸引人。王浩的老师低声说,甚至开玩笑说自己的普通话。他说阎连科曾经说过“王皓比我好,但普通话不好”,此刻笑了。提问会议非常精彩而且闪闪发光。王伟告诉我们,生活很有趣,男人做家务有益身心。我真的认为这是一个金俗的说法。

TR

——本科​​社会科学学院黄有佳

TR

我只读了几本关于我老师的书,而且我对文学理论知之甚少。严老师为我扩展了文学布局。他描述了意识流小说中的精彩文学关系,并表达了他希望在60岁时有一个新的写作天空,强调当代文学在新的瓶颈时期有更多。面向。通过秋季会谈,关于文学,我以前看不到它,现在我看到它;我以前从未听过,从那时起我就听说过了。

TR

——本科​​新闻学院李伟

TR

作为新闻组的成员,我很荣幸在半个月的秋季讲座中听过阎连科先生和王伟先生的讲座。在一次演讲中,阎连科以更生动,更轻松的方式讲述了他的拒绝故事。我嘲笑作家在笑声中的困难。在听完王浩关于传统文化的讲座后,我能够从一个全新的视角来体验传统文化的过去和现在。感谢两位老师,我从他们的讲座中受益匪浅,对文学有了新的认识。 TRTR

——外国语学院本科生孙晓红